🔥l雷锋高手论坛_腾讯财经

2019-08-18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8 22:14:17

-|那户人家的院子,有着黑色的砖墙,高高的,大门前有着石质的台阶,黑乎乎的门脸上,有着一对铜质的门环,依稀从门缝里射出微弱的灯光。-|  到了中午时分,逃避战祸的人群,仍旧源源不断地向这边涌来,然后又急哄哄地向着北方奔去。-|-  一天多了,花姑都在寻找失散的母亲,但是没有一点音信。-|-  好几天以后,虽然袋子里的吃食还有一些,但因为时间太久和气温升高的缘故,食物便开始发霉起来,尤其是那些熟肉,开始发出阵阵的恶臭。-|-但是不管事,她的肚子仍旧疼痛,而且腹泻不止,并且伴以呕吐。-|-夜幕渐渐地降临了,可是母亲仍旧没有出现,她开始着急起来。-|-她泪眼朦胧地望着苏大哥两口子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激。-|-前面果然是一个屯子,在细雨淋漓中,影影绰绰,可以看见升起的炊烟。|-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迷了路咋办?而且她也不知道,母亲现在到底身在何处。|-  年轻的女儿花姑,心里特别害怕。|-

-||-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她感到身上暖暖的,然后就醒了,她吃力地睁开眼睛,发现是夕阳的光辉照在了自己的身上,已经是下午的时候了。-||-而且,老毛子和日本鬼子,为了各自的军务需要,竟然强行对中国人进行抓伕,给他们运送给养和军需,拉拽辎重,修筑工事。-||-都是外出逃难的,他见到花姑孤身一人,又是一个闺女家,与自己的母亲失散了,很是同情,到了吃饭的时候,便让自己的妻子送给了花姑两个玉米饼子。-||-甚至还以安全为借口,在辽东地区的一些城市宣布戒严,严加盘查来往的中国行人和货物,为了备战,还大肆征购、抢夺大清百姓的粮食。-||-

-||-总算赶到了,但是人群里没有母亲翠珍,是一伙另外逃难的人群。-||-

-||-  已是仲春时节,大地生发出一片浓绿,郎当儿屯的乡亲们,纷纷开始备耕。-|-虽然口袋里还有几块银元,她也想找一个有郎中的屯子,让大夫看看,但是沿路没有乡镇,更没有郎中,甚至连一个行人也没有碰见,她只能捂着肚子坚持着,继续走路,希望能在前面的屯子里遇见一个郎中,讨一剂止泻的药。-|-白蒿有着淡淡的苦味,难以下咽,明叶菜鲜嫩可口,多有水分。-|-甚至还以安全为借口,在辽东地区的一些城市宣布戒严,严加盘查来往的中国行人和货物,为了备战,还大肆征购、抢夺大清百姓的粮食。-|-从大韩过来的日本海军,已经在海上对老毛子的舰队基地进行了多次攻击,俄国的军队虽然战绩不佳,但是旅顺口仍然掌握在他们的手里。-|-

-|  在金州附近,花姑有许多亲戚,大多务农。|-

-||-就在前几年,甲午战争的时候,在咱们金洲一带,日本兵就祸害过老百姓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还在旅顺口进行过屠城,杀害了好几万无辜的大清国人民,人们现在想起来都怕,一谈到日本人,就像是在说魔鬼,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!  金洲的情况已经十分危急,经常可以看见,冒着黑烟的日本军舰,在外海那边转悠,他们是从大韩那边增援过来的援兵,一边觊觎着大清,一边侦查着老毛子的动静,说不准哪一天,就会和这边的老毛子打起来。-||-娘儿俩无依无靠,生活艰难,就指望着屯子东边不远处的几亩耕地过活。-||-但是,宝贵的食物,她没有舍得扔掉,还是逐步地吃了。-||-她的腿部仍旧十分疼痛,一瘸一拐的,实在走不动了。-||-

-||-有时候,由于行路慌忙,不认识道路,等到天黑了,又往往错过了住宿的村屯,她就只能夜宿荒野了。-||-

-||-因为腿疼的厉害,她无助地坐在了地上,四处张望着,期待着母亲的出现。-|-林子的深处,不时传来动物的嗥声,可能是一些山狐已经发情,正在寻找伴侣。-|-因为大清国羸弱,无力保护自己的百姓,没有办法,百姓们为了活命,只好撇家舍业,纷纷外出逃难,以躲避兵祸。-|-  傍晚时分,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雨。-|-  什么吃的也没有,沿途遇见的人家,也是十室九空,娘儿俩饥肠辘辘,没有任何吃的东西,饿得厉害。-|-

-|甚至还以安全为借口,在辽东地区的一些城市宣布戒严,严加盘查来往的中国行人和货物,为了备战,还大肆征购、抢夺大清百姓的粮食。|-

-||-因为过去的经历,金洲的地界,虽然离着旅顺口那边尚远,但是百姓们还是一个个如坐针毡。-||-刚刚坐下来,翠珍打眼一望,只见土路左边的大路上,忽然翻起了一片灰黑色的尘土,警觉的她,立即站了起来。-||-有时候,由于行路慌忙,不认识道路,等到天黑了,又往往错过了住宿的村屯,她就只能夜宿荒野了。-||-遇见其它逃难的人,她也会走上前去,打听一下,问问他人是否曾经见过。-||-

-||-  因为过去的经验,为了不被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战争殃及,翠珍母女俩,也想到外地逃难,以躲避一个时期。-||-

-||-  傍晚时分,天上忽然下起了小雨。-|-  年轻的女儿花姑,心里特别害怕。-|-四年前,光绪二十六年的时候,八国联军侵略中国,已经在大清国东北侵淫多年的老毛子,趁火打劫,以防范义和团的名义,不经大清国同意,强行占领了这片高地,并且进行了驻军,在山上修建了坚固的军营和炮台,布防了铁质的大炮,有着老粗的筒子,好几丈长,发出黑黝黝的亮光,射程就有好几华里,虎视眈眈地俯视着周边大清的土地,还有西北方向广大的海面,并且钳制着内陆地区通往旅顺口的战略通道。-|-而到了晚上,没有地方居住,她就在路边茂密的树林里,或者草丛里,找一处避风、安全的地方,和衣而卧。-|-她的命运可为不幸,前一年死了丈夫,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,家里就只剩下了她那未出嫁的闺女花姑。-|-

-|  郎当儿屯的东南部,有一片耸立的山地,是丘陵,不高,也就是几十米的样子。|-

-||-她赶快揉了揉已经肿涨起来的膝盖,瘸着腿,一跳一跳地追了上去。-||-她的命运可为不幸,前一年死了丈夫,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,家里就只剩下了她那未出嫁的闺女花姑。-||-虽然饥肠辘辘,但是没有任何办法,才开始,遇到村居人家,娘儿俩就去乞讨一口。-||-花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饱饭了,激动地接过饼子,狠命地吃起来,没几口就吃完了。-||-

-||-第四章母女  在奉天行省金洲厅的西北部,有一个濒海的屯子,面向渤海湾。-||-

-||-那户人家的院子,有着黑色的砖墙,高高的,大门前有着石质的台阶,黑乎乎的门脸上,有着一对铜质的门环,依稀从门缝里射出微弱的灯光。-|-花姑从夹袄里摸索出一块银元,小心翼翼地递给苏大哥,作为感谢。-|-谁知道,吃完以后,仅仅是过了半个时辰,她就开始拉起了肚子,而且伴随着强烈的腹疼,紧接着就开始发起热来,昏昏沉沉,弄得她浑身无力,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。-|-而且,老毛子和日本鬼子,为了各自的军务需要,竟然强行对中国人进行抓伕,给他们运送给养和军需,拉拽辎重,修筑工事。-|-母女俩还在犹豫之际,突然看见一支老毛子的部队,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了前方的视野里。-|-

-|”  大哥姓苏,三十多岁的年纪,夫妻之外,还有一位十多岁的儿子。|-

-||-为了寻找母亲,虽然非常疲惫,她只好爬起来,又折回到大路上,看看母亲是否在岔路口附近等待着自己。-||-  已是仲春时节,大地生发出一片浓绿,郎当儿屯的乡亲们,纷纷开始备耕。-||-因为离着老毛子的军营太近,又有甲午年日本鬼子对于大清国百姓的暴行,一个时期以来,郎当儿屯的许多人家,为了保命,都开始舍家撇业,投奔关内或者辽西地区的亲戚去了,以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混战,远离大清国皇帝为他们划出的这块天天有着隆隆炮声的交战区。-||-为了寻找母亲,虽然非常疲惫,她只好爬起来,又折回到大路上,看看母亲是否在岔路口附近等待着自己。-||-

-||-人们见是逃避兵乱的娘儿俩,又是从金洲那边过来的,很是可怜她们,大多不啬,施舍给她们几口。-||-

-||-作为一个闺女家,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,去锦州投奔舅舅,是她唯一的选择,而辽西那边,也才是相对安全的地方。-|-那户人家的院子,有着黑色的砖墙,高高的,大门前有着石质的台阶,黑乎乎的门脸上,有着一对铜质的门环,依稀从门缝里射出微弱的灯光。-|-  一天多了,花姑都在寻找失散的母亲,但是没有一点音信。-|-在这阴雨天里,气温骤降,寒冷无比,自己又生着病,要是现在就倒下去,可能就永远也爬不起来了。-|-  透过蒙蒙的雨水,她依稀看到前面的不远处好像有一个屯子,她的心里感到了一丝的希望。-|-

-|尤其是西部和北部地区,上百年来,商品繁茂,物流通畅,货利往来,加之濒临渤海,扼守着大清国首都的海上要道,是大清国的军事、经济重镇,被历代朝廷所倚重。|-

-||-”  苏大哥一家是复洲人,在金州的东北,与金洲离着不远,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,心肠特好。-||-母亲的名字叫翠珍,四十来岁的年纪,夫家姓王。-||-没有地方可去,也没有可吃的东西,她非常饿,没有办法,她只好进到林子里,四处踅摸着,希望能够找一点可吃的野菜。-||-那户人家的院子,有着黑色的砖墙,高高的,大门前有着石质的台阶,黑乎乎的门脸上,有着一对铜质的门环,依稀从门缝里射出微弱的灯光。-||-

-||-深层次的原因,是翠珍自己不愿意,她不想让花姑过早地出嫁。-||-

-||-她赶快紧走了几步,进到了屯子里,来到一个就近的小巷,见到了街边有一户人家。-|-娘儿俩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,饥饿难耐,头晕眼花。-|-紧接着,日本人集中了大量的优势兵力,疯狂地进攻老毛子在南山的军营和阵地,炮弹就如同下雨一般,“咣、咣、咣”的爆炸声响个不停,冒起的冲天黑烟,蔓延到了好几里地以外。-|-  “快跑!”翠珍一看情况不好,向着花姑大喊一声,二人撒腿就向右边的一片茂密的山林没命地跑去。-|-当天夜里,因为没有地方可去,娘儿俩跟着逃难的人群,在七八里外一个山坳的林子里,惊魂失措地呆了一个晚上,吓得连觉也没睡。-|-

-|花姑吓得够呛,肿胀的腿部生疼,也不敢呻吟,她紧紧地倚着身边的一棵小树,生怕野兽会突然出现在身边,没敢睡觉,一直熬到天明。|-